一支边防军到塞图拉换防,结果……

一支边防军到塞图拉换防,结果……




1950年一支解放军部队历经万难到达当时中国最西部边防要塞—塞图拉哨所,没想这里竟然还驻守着一个班国军士兵。4年没见到人的国军士兵看到共军第一句话就是:“哎呀 可算有人来换防了怎么这么多年都没人来啊”看着共军士兵的军装“唉,怎么又换装了啊”。看着一身破烂的国军,共军战士流下了眼泪!

前传:1938年一支国军部队历经万难到达当时中国最西部边防要塞—塞图拉哨所,没想这里竟然还驻守着一个卫所的明军士兵。400年没见到人的明军士兵看到国军第一句话就是:“哎呀 可算有人来换防了怎么这么多年都没人来啊”看着国军士兵的军装“唉,你们竟不着甲?”。看着一身破烂的明军,国军战士流下了眼泪!

前前传:1538年一支明军部队历经万难到达当时中国最西部边防要塞—塞图拉哨所,没想这里竟然还驻守着一个卫所的炎黄部落士兵。5000年没见到人的炎黄士兵看到明军第一句话就是:“哎呀 可算有人来换防了怎么这么多年都没人来啊”看着明军士兵的军装“唉,你们竟不用石斧?”。看着一身破烂的炎黄部落士兵,明军战士流下了眼泪!

后传:帝国历485年一支舰队历经万难到达当时银河系最边远的星球—塞图拉星球,没想这里竟然还驻守着一个联队的旧银河联邦士兵。400多年年没见到人的联邦士兵看到帝国军第一句话就是:“哎呀 可算有人来换防了怎么这么多年都没人来啊”看着帝国军装甲掷弹兵的防护服“唉,你们竟然又穿盔甲了?”。看着一身破烂的联邦军,帝国军战士流下了眼泪!

外传:第二共和历434年,新银河联邦军的一支舰队历经万难到达银河系最边缘的行政星球—塞图拉星球,没想到这里竟然还驻守著一个联队的旧帝国士兵,400多年没见到人的旧帝国士兵看新银河联邦军的第一句话就是:”哎呀 可算有人来换防了怎么这么多年都没人来啊”看着新联邦军新型材料的紧身防护服“唉,你们竟然又不穿盔甲了?”。看着一身破烂的旧帝国军,新银河联邦军的战士们流下了眼泪!

始祖版:15000年前,一队猴子历经万难到达当时中国最西部边防要塞—塞图拉山区,没想这里竟然还驻守着一群猴子。10000年没见到猴子的猴子看见猴子的第一句话就是:“吱吱 可算有猴子来换防了怎么这么多年都没猴来啊”看着猴子的皮毛“唉,你们的红屁股竟然没烂?”。看着一身破烂的猴子,后来的猴子流下了眼泪!

侏逻纪版:1.31亿年前,一队霸王龙历经万难到达当时亚欧大陆的最西部—塞图拉山区,没想这里竟然还驻守着一群箭龙。1000年没见到恐龙的箭龙看见霸王龙的第一句话就是:“吼吼,可算有恐龙来换防了,怎么这么多年都没恐龙来啊!”看着霸王龙的脊背,“唉,你们的箭齿竟然退化了?”看着一身破烂的箭龙,霸王龙们流下了眼泪!

美国版:1863年,一队南方军士兵历经万难到达当时美国最西部边防要塞—塞图拉山区,没想这里竟然还驻守着一群印第安士兵。100年没见到人的印第安士兵看见南方军的第一句话就是:“唉,可算有人来换防了,怎么这么多年都没人来啊!”看着南方军的步枪,“唉,你们竟然不用弓箭?”看着一身破烂的印第安士兵,南方军流下了眼泪!

苏联版:1943年,一队苏联红军历经万难到达当时苏联最西部边防要塞—塞图拉山区,没想这里竟然还驻守着一队沙俄士兵。100年没见到人的沙俄士兵看见红军的第一句话就是:唉,可算有人来换防了,怎么这么多年都没人来啊!”看着红军士兵的波波莎冲锋枪,“唉,你们竟然不用3线步枪?”看着一身破烂的沙俄士兵,红军士兵们流下了眼泪!

德国版:1992年,一支联邦德国部队历经万难到达当时德国最东部边防要塞—塞图拉哨所,没想这里竟然还驻守着一个班的东德人民军士兵。40年没见到人的人民军士兵看到联邦德军第一句话就是:“哎呀,可算有人来换防了,怎么这么多年都没人来啊!”看着联邦德军士兵的军装,“唉,怎么又换装了啊。”看着一身破烂的人民军士兵,联邦德军战士流下了眼泪!

意大利版:1865年,一支意大利王国部队历经万难到达当时意大利最南部边防要塞—塞图拉哨所,没想这里竟然还驻守着一个班红衫军士兵。10年没见到人的红衫军士兵看到国王军第一句话就是:“哎呀,可算有人来换防了,怎么这么多年都没人来啊!”看着国王军士兵的军装,“唉,怎么又换装了啊。”看着一身破烂的红衫军,国王军战士流下了眼泪!

西班牙版:1961年,一支国民军部队历经万难到达当时西班牙最西部边防要塞—塞图拉哨所,没想这里竟然还驻守着一个班的共和军士兵。25年没见到人的共和军士兵看到国民军第一句话就是:“哎呀,可算有人来换防了,怎么这么多年都没人来啊!”看着国民军士兵的赛迈特步枪,“唉,怎么不用莫辛纳甘啊。”看着一身破烂的共和军,国民军战士流下了眼泪!

高达版:UC0182年,一队吉翁军机动战士历经万难到达当时人类最边远的殖民卫星—塞图拉星,没想这里竟然还驻守着一群联邦军机动战士。100年没见到人的联邦军机动战士看到吉翁军第一句话就是:“哎呀,可算有人来换防了。怎么这么多年都没人来啊。”看着吉翁军的机甲,“唉,又开发新型号了啊”。看着一身破烂的联邦军,吉翁军战士流下了眼泪!EVA版:2016年,一支EVA量产机部队历经万难到达当时NERV最西部的前哨站—塞图拉基地,没想这里竟然还驻守着一架初号机。4年没见到人的初号机看到量产机第一句话就是:“哎呀,可算有人来换防了,怎么这么多年都没人来啊!”看着量产机手里的的卡宾枪,“唉,怎么不用郎基奴斯长枪了啊”。看着一身破烂的初号机,量产机流下了眼泪!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